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3|回复: 2

[诗话] 后山诗话札记

[复制链接]

681

主题

2万

帖子

0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社长、理事

Rank: 8Rank: 8

积分
58829

年度季军社课榜眼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2-7-10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跑堂 于 2022-7-10 21:31 编辑

后山诗话
[宋]陈师道

   陈師道(1053-1101) 字履常,一字無己,別号後山居士,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哲宗元佑时,由苏轼等推荐,为徐州教授,后历任太学博士、颍州教授、秘书省正字。一生安贫了道,闭门苦吟,家境困窘。苏门六君子之一,江西诗派重要作家。亦能词,其词风格与诗相近,以拗峭惊警见长。但其诗、词存在著內容狹窄、词意艰涩之病。代表作有《木兰花》(一)、《西江月》([一]、[三])、《卜算子》、《南柯子》、《南乡子》(二)、《清平乐》(二)、《菩萨蛮》([一]、[三]、[五]、[六])、《渔家傲》等。其中《西江月》(一)“尊前笑出青春”、“如酒如何不饮”等句的确奇特拗峭,语出惊人,情致风生,真是良宵美人,酒不醉人人自醉也!履常著有《后山先生集》,其词集为《后山詞》。

   王师围金陵,唐使徐铉来朝,铉伐其能,欲以口舌解围,谓太祖不文,盛称其主博学多艺,有圣人之能。使诵其诗。曰《秋月》之篇,天下传诵之,其句云云。太祖大笑曰:“寒士语尔,我不道也!”铉内不服,谓大言无实,可穷也。遂以请。殿上惊惧相目。太祖曰:“吾微时自秦中归,道华山下,醉卧田间,觉而月出,有句曰‘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铉大惊,殿上称寿。
   【案】徐铉,扬州人,初仕于南塘,官至吏部尚书,后归顺于宋。《说文解字》“大徐本”,即其参校。《秋月》诗,传为李煜之作,失佚。赵匡胤,武夫也,《后山丛谈》《曲洧旧闻》载其千里送京娘,有赠佳人《日诗》曰“欲出未出光辣达,千山万山如火发。须臾走向天上来,逐却残星赶却月。”诚见一斑。然批后主诗“寒士语尔”,其目如炬也,盖花间之作,可读而不可学也。至其二句道出,气格自昂。又,传朱元璋续以成篇。

   孟嘉落帽,前世以为胜绝。杜子美《九日诗》云:“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其文雅旷达,不减昔人。故谓诗非力学可致,正须胸肚中泄尔。
   【案】《晋书》载,“九月九日,温燕龙山,僚佐毕集。时佐吏并著戎服,有风至,吹嘉帽堕落,嘉不之觉。温使左右勿言,欲观其举止。嘉良久如厕,温令取还之,命孙盛作文嘲嘉,著嘉坐处。嘉还见,即答之,其文甚美,四坐嗟叹。”杜甫《九日蓝田崔氏庄》曰:“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孟嘉落帽,才子风流,盖其气度、文采也。杜工部反用其典,以壮语、欢语衬内心之悲凉。故名士风流,孟缘落帽也,杜惟勿落也。

   望夫石在处有之。古今诗人,共享一律,惟刘梦得云“望来已是几千岁,只似当年初望时。”语虽拙而意工。黄叔达,鲁直之弟也,以顾况为第一云“山头日日风和雨,行人归来石应语。”语意皆工。江南有望夫石,每过其下,不风即雨,疑况得句处也。
   【案】望夫石,谓妇人伫立望夫日久化而为石。武昌望夫石,状若人立,《幽明录》载“昔有贞妇,其夫从役,远赴国难,携弱子饯送北山,立望夫而化为立石。”兴城望夫山,其望夫石传为孟姜女望夫所化。隆德、分宜县昌山峡、贵阳谷顶埧、清远俱有望夫石。此石喻女子之坚贞,刘诗之似初望,即此意。“望夫处,江悠悠,化为石,不回头。上头日日风和雨,行人归来石应语。”此王建所作平韵花非花,与顾况无涉。

   欧阳永叔不好杜诗,苏子瞻不好司马《史记》,余每与黄鲁直怪叹,以为异事。
   【案】欧阳修喜韩而不好杜,原因不详。据《邵氏见闻录》载,欧阳云杜诗“‘老夫清晨梳白头,玄都道士来相访’之句,有俗气,退之决不道也。”刘中原云此“亦退之‘昔在四门馆,晨有僧来谒’之句之类耳。”欧阳修赏其辩,惟一笑置之。袁枚《随园诗话》则曰,“欧诗多因,杜诗多创,此其所以不合也”,或道出其中微妙。苏东坡喜《汉书》而不好《史记》,盖其于史于人,皆有不当之取也,故有作《司马迁二大罪》。

   费氏,蜀之青城人,以才色入蜀宫,后主嬖之,号花蕊夫人,效王建作宫词百首。国亡,入备后宫。太祖闻之,召使陈诗。诵其《国亡诗》云:“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太祖悦。盖蜀兵十四万,而王师数万尔。
   【案】费氏,后蜀孟昶之贵妃。前蜀王建妃徐氏,亦称花蕊夫人,有宫词多首。小徐妃、费氏,或为姑侄。费氏之亡,有三说,赵光义射杀、病故、因罪赐死,其一或更近史实。

   韩退之《南食诗》云:“鲎实如惠文。”《山海经》云:“鲎如惠文。”惠文,秦冠也。“蚝相黏为山”。蚝,牡蛎也。
   【案】鲎,《山海经注》曰“鲎鱼形如惠文冠,青黑色,十二足,长五六尺,似蟹,雌常负雄,渔子取之,必得其双。子如麻子,南人为酱。”蚝,《本草》云“初生海旁,如拳石,四面渐长,高一二丈,黏附如山,俗呼蠔山。”

   白乐天云“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又云“归来未放笙歌散,画戟门前蜡烛红。”非富贵语,看人富贵者也。
   【案】前者出自《宴散》,后者出自《夜归》。虽皆有所指,然五律耐品,七律平平。无他,一意会,一说破也。

   杨蟠《金山诗》》“天末楼台横北固,夜深灯火见扬州。”王平甫云:“庄宅牙人语也,解量四至。”吴僧《钱塘白塔院诗》曰:“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余谓分界堠子语也。
   【案】牙人,中介人也。堠子,里程碑也。王、陈之论,盖谓作说明书,而诗意不彰。

   黄鲁直云:“杜之诗法出审言,句法出庾信,但过之尔。杜之诗法,韩之文法也。诗文各有体,韩以文为诗,杜以诗为文,故不工尔。”
   【案】杜审言,杜子美之祖父。以文为诗,杜在韩之前,只韩名先彰,故宋人多曰昌黎首创。“韩昌黎生平所心摹力追者李杜二公……纵激励变化,终不能再辟一径。惟少陵奇险处尚有可推扩,故一眼觑定,欲从此辟山开道,自成一家,此昌黎注意所在也。”清赵瓯北之言,的论。鲁直所云不工者,以死法视活法也。东坡从杜、韩之创,以诗入词,启宋词新纪元,岂易安“别是一家”能否之乎。

   黄鲁直谓白乐天云“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不如杜子美云“落花游丝白日静,鸣鸠乳燕青春深”也。孟浩然云“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不如九僧云“云中下蔡邑,林际春申君”也。
   【案】乐天诗,以景写事,故其佳也。子美诗,以景写人、写事、写情怀,故其胜出也。《温公续诗话》曰“所谓九诗僧者:剑南希昼,金华保暹,南越文兆,天台行肇,沃州简长,青城惟凤,淮南惠崇,江南宇昭,峨眉怀古也。”九僧之诗多失佚,有选句、个作见于诸家诗话。鲁直所谓孟诗之不如,亦非一家之言,其时晚唐体盛行之故也。清人有谓鲁直之论“太欺人耳”、“其语太颠”。

   苏子瞻云:“子美之诗,退之之文,鲁公之书,皆集大成者也。”
   【案】此东坡眼中诗、文、书之三标杆也。

   学诗当以子美为师,有规矩故可学。退之于诗,本无解处,以才高而好尔。渊明不为诗,写其胸中之妙尔。学杜不成,不失为工。无韩之才与陶之妙,而学其诗,终为乐天尔。
   【案】文公,学人诗,五柳,诗人诗,工部二者兼得,香山二者皆逊,此或东坡之谓也。学人、诗人之诗,未可定义,取各家之言,大抵学人偏理性,诗人偏感性。学人诗体现于思想,诗人诗追求于审美。倘不能如此,止于信息与休闲耳。

   退之诗云“长安众富儿,盘馔罗膻荤。不解文字饮,惟能醉红裙。”然此老有二妓,号绛桃柳枝,故张文昌云“为出二侍女,合弹琵琶筝”也。又为李于志叙当世名贵,服金石药,欲生而死者数辈,着之石,藏之地下,岂为一世戒耶!而竟以药死。故白傅云“退之服硫黄,一病竟不痊”也。荆公诗云“力去陈言夸末俗,可怜无补费精神。”而公平生文体数变,暮年诗益工,用意益苦,故知言不可不慎也。
   【案】或传文公老而风流,更服食金石,致后人口舌。张籍祭韩,二侍之句,更为坐实。诸家笔记所载,皆以韩诗为源,恐非其实。桃、柳、荷、李之谓,诗家常用,至今不衰,莫非天下诗者皆同情兄耳?女侍与女色,不可等同视之也。

   子美《怀薛据》云“独当省署开文苑,兼泛沧浪学钓翁。”“省署开文苑,沧浪忆钓翁”,据之诗也。
   【案】薛据所作,全诗不考,疑为断句。工部怀其而用其句,此今人所谓致敬也。

   王摩诘云“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子美取作五字云“阊阖开黄道,衣冠拜紫宸”,而语益工。
   【案】王诗华丽而堆砌,杜诗简洁而意炼。王维之律,有其常用之公式,杜甫之律,诚多变化,此王不及杜也。

   杨大年《傀儡诗》云:“鲍老当筵笑郭郎,笑他舞袖太郎当。若教鲍老当筵舞,转更郎当舞袖长。”语俚而意切,相传以为笑。
   【案】杨亿,西昆体代表诗人。鲍老,戏剧滑稽角色,元曲有《鲍老儿》。郭郎,又名郭秃,戏剧丑角,亦指木偶。大年此作,不惟一笑,似云五十步笑百步者也。

   吴越后王来朝,太祖为置宴,出内妓弹琵琶。王献词曰“金凤欲飞遭掣搦,情脉脉,看取玉楼云雨隔。”太祖起,拊其背曰“誓不杀钱王。”
   【案】开宝九年,钱俶携妃孙氏、子钱惟濬觐见,宋太祖赐丹书铁劵,曰“尽我一世,誓不杀钱王”。又,钱俶词,失佚,止存此三句。金凤,钱王自喻也。

   武才人出庆寿宫,色最后庭,裕陵得之。会教坊献新声,为作词,号《瑶台第一层》。
   【案】武才人,武贤妃也,《宋史》云“元丰五年,进才人。生吴王佖、贤和公主。历美人、婕妤。徽宗即位,进昭仪、贤妃。大观元年薨,乘舆临奠,辍朝三日,赠贵妃,谥曰惠穆。”庆寿宫,神宗祖母曹后居所。色,容貌也。最,绝也。裕陵,神宗也。

   宋玉为《高唐赋》,载巫山神遇楚襄王,盖有所讽也。而文士多效之者,又为传记以实之,而天地百神举无免者。余谓欲界诸天,当有配偶,其无偶者,则无欲者也。唐人记后土事,以讥武后尔。
   【案】后者,象妇女跪娩形也,土者,象妇女之乳形也。甲骨文、金文皆如是。或曰后土即女娲,恐非也。后山所谓唐人所记,未知所指,或云《后土夫人传》乎?

   黄诗、韩文,有意故有工,左、杜则无工矣。然学者先黄后韩,不由黄、韩而为左、杜,则失之拙易矣。
   【案】工,巧也,象人有规矩,善其事也。左杜,一作老杜。苏轼亦学黄鲁直体。而韩宗杜,以文为诗盖从老杜始。后山此论,极崇老杜,其有言曰“宁拙毋巧,宁朴毋华,宁粗毋弱,宁僻毋俗,诗文皆然。”

   永叔谓为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案】古人为文,多独立完成,故须商量,指推敲、斟酌也。今人为诗,商量则多一交流也。

   余以古文为三等:周为上,七国次之,汉为下。周之文雅;七国之文壮伟,其失骋;汉之文华赡,其失缓;东汉而下无取焉。
   【案】文人相轻之语也。

   陈绎批答《曾鲁公表》云“爰露乞骸之请。”黄裳为曾侍读制曰“备员劝讲。”乞骸,备员,乃表语,非诏语也。曾鲁公谓人曰“使布何所道。”
   【案】乞骸,辞官也。备员,为官无为也。表,奏章也。诏,帝王之令也。布,传开也。此谓为臣谦辞,非帝王之论也。

   诗欲其好,则不能好矣。王介甫以工,苏子瞻以新,黄鲁直以奇。而子美之诗,奇常、工易、新陈莫不好也。
   【案】贵乎自然,不刻意求之。纵有所专,须得匠心而远匠法也。

   熙宁初,有人自常调上书,迎合宰相意,遂丞御史。苏长公戏之曰“有甚意头求富贵,没些巴鼻使奸邪。”有甚意头、没些巴鼻,皆俗语也。
   【案】苏长公,即苏轼也。宰相,王荆公也。时语入诗,古人常为,今人未敢疑也。然今人为之,多不能容也,何故?譬如十三元,其音已变,词韵尤能分列以脩,和尚却不能看破,抱残守缺而已。

   某公用事,排斥端士,矫饰伪行。范蜀公咏《僧房假山》“倏忽平为险,分明假夺真。”盖刺之也。
   【案】某公,王荆公也。王安石变法,得罪多方,其中不乏诗者,故多刺之也。郑云谷云“高论唐虞儒者事,卖交负国岂胜言。凭君莫笑金槌陋,却是屠酤解报恩。”苏东坡《假山》云“安石作假山,其中多诡怪。虽然知是假,争奈主人爱。”大相国寺佚名云“终岁荒芜湖浦焦,贫女戴笠露拓条。阿侬去家京洛还,惊心寇盗来攻剽。”诸如此类,兹不一一。

   鲁直谓荆公之诗,暮年方妙,然格高而体下。如云“似闻青秧底,复作龟兆坼。”乃前人所未道。又云“扶舆度阳焰,窈窕一川花。”虽前人亦未易道也。然学二谢,失于巧尔。
   【案】荆公少作,其弊有二,曰言浅意直,曰博观约取。及暮,始得深婉。故其曰“大抵少年题诗,可以为戒。”后山所谓失于巧者,因、创之争耳。

   苏诗始学刘禹锡,故多怨刺,学不可不慎也。晚学太白,至其得意,则似之矣。然失于粗,以其得之易也。
   【案】苏诗多有句脱胎自刘诗,此后山谓学刘也。然苏之怨刺,与刘无关,其性使然耳。至学太白之论,亦乏融通,后山学杜,焉不自知?故清蒋士铨曰“李杜若生晚,亦自易矩规。寄言学诗者,唐宋皆吾师。”的论也。

   王荆公暮年喜为集句,唐人号为四体,黄鲁直谓正堪一笑尔。司马温公为定武从事,同幕私幸营妓,而公讳之。尝会僧庐,公往迫之,使妓踰墙而去,度不可隐,乃具道。公戏之曰“年去年来来去忙,暂偷闲卧老僧床。惊回一觉游仙梦,又逐流莺过短墙。”又杭之举子中老榜第,其子以绯裹之,客贺之曰“应是穷通自有时,人生七十古来稀。如今始觉为儒贵,不着荷衣便着绯。”寿之医者,老娶少妇,或嘲之曰“偎他门户傍他墙,年去年来来去忙。采得百花成蜜后,为他人作嫁衣裳。”真可笑也。

   【案】集句诗,似始于晋。盛于宋,王、苏、辛、黄多为之。明清折子戏,多以集句收束。集句之难,文字因循,而篇须整、意须创也。
   熙宁初,外学置官师,职简地亲,多在幕席。徐有学官喜谇语,同府苦之,咏蝇以刺之曰“衣服有时遭点染,杯盘无日不追随。”

   【案】官师,地方考试官。学官,学务之官或教师,此为前者。大抵怨刺,可戏而不可虐也。
   唐人不学杜诗,惟唐彦谦与今黄亚夫庶、谢师厚景初学之。鲁直,黄之子、谢之婿也。其于二父,犹子美之于审言也。然过于出奇,不如杜之遇物而奇也。三江五湖,平漫千里,因风石而奇尔。

   【案】唐非不学杜,惟其难也。义山学杜而自成其风,毕竟鲜有。唐彦谦学杜,然更类飞卿。黄庶、谢景初学杜,惟名于西昆。黄庭坚较之老杜,杜乃写奇,黄乃造奇。


   谢师厚废居于邓。王左丞存,其妹婿也,奉使荆湖,枉道过之。夜至其家,师厚有诗云“倒着衣裳迎户外,尽呼儿女拜灯前。”
   【案】谢师厚,谢景初也,号今是翁。其制十色笺,人称“谢公笺”,与“薛涛笺”齐名。


   世称杜牧“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为警绝。而子美才用一句,语益工,曰“千崖秋气高”也。
   【案】出自小杜《长安秋望》、老杜《王阆州筵奉酬十一舅惜别之作》。老杜诗或化自梁简文帝“千崖共隐天”及宋玉“悲哉秋之为气也,天高而水清”。

   鲁直有痴弟,畜漆琴而不御,虫虱入焉。鲁直嘲之曰“龙池生壁虱。”而未有对。鲁直之兄大临,且见床下以溺器畜生鱼,问知其弟也,大呼曰“我有对矣。”乃“虎子养溪鱼”也。
   【案】畜,前起也、扶持也,后养也。黄庭坚兄,黄大临也。痴弟未知其谁,或黄叔达乎。


   欧阳公谪永阳,闻其倅杜彬善琵琶,酒间取之,杜正色盛气而谢不能,公亦不复强也。后杜置酒数行,遽起还内,微闻丝声,且作且止而渐近。久之,抱器而出,手不绝弹,尽暮而罢,公喜甚过所望也。故公诗云“座中醉客谁最贤?杜彬琵琶皮作弦。自从彬死世莫传。”皮弦世未有也。
   【案】倅,副职也。六一诗出《赠沈博士歌》。皮弦,当是琵琶,皮为弦,当指兽皮所制,古有牛皮制弓弦者也。后山所言世未有,不知何意。

   尚书郎张先善着词,有云“云破月来花弄影”、“帘幕卷花影”、“堕轻絮无影”,世称诵之,号张三影。王介甫谓“云破月来花弄影”,不如李冠“朦胧澹月云来去”也。冠,齐人,为《六州歌头》,道刘、项事,慷慨雄伟。刘潜,大侠也,喜诵之。
   【案】子野与冠各占风流也。前者或云罗列,然一气呵成,丝毫不滞,颇具画面感,然皆道出,故而味逊。后者水中视觉,蕴藉雅致,更耐品玩。

   往时青幕之子妇,妓也,善为诗词。同府以词挑之,妓答曰“清词丽句,永叔、子瞻曾独步,似恁文章,写得出来当甚强。”
   【案】今之诗人、词人者,文化自信,过犹不及,莫若一妓之见识。

   黄词云“断送一生惟有,破除万事无过。”盖韩诗有云“断送一生惟有酒,破除万事无过酒。”才去一字,遂为切对,而语益峻。又云“杯行到手更留残,不道月明人散。”谓思相离之忧,则不得不尽。而俗士改为“留连”,遂使两句相失,正如论诗云“一方明月可中庭”,“可”不如“满”也。
   【案】黄词虽切对,然其意则藉韩诗而起。俗士所改,道破也,则余味全无。刘禹锡诗用可字,盖取许之义也,意为相称、适合,故曰俗士所改,如可改满之议。

   子瞻谓孟浩然之诗,韵高而才短,如造内法酒手而无材料尔。
   【案】此言孟浩然为诗,灵气辅以手段,或王国维所谓造境也。孟所缺者,阅历、内容,或今人之谓不接地气也。

   鲁直《乞猫诗》云“秋来鼠辈欺猫死,窥瓮翻盘搅夜眠。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虽滑稽而可喜。千载而下,读者如新。
   【案】黄庭坚素多俚语入诗、入词者,此以俗入雅也。然后山此论或过矣。

   龙图孙学士觉,喜论文,谓退之《淮西碑》,叙如《书》,铭如《诗》。
   【案】孙觉,黄庭坚之岳父,秦观之师。淮西碑,又名韩碑,述录裴度平定吴元济事。

   子瞻谓杜诗、韩文、颜书、左史,皆集大成者也。
   【案】此东坡心中诗、文、书、史之典范也。

   少游谓《元和圣德诗》,于韩文为下,与《淮西碑》如出两手,盖其少作也。
   【案】十指有长短,选材有约束。圣德者,颂宪宗也,淮西者,述裴度也。上与将之分,行文自有别也,刀笔者焉不知其理。

   王夫人,晁载之母也。谓庶子功名贵富,有如韩魏公,而未有文事也。
   【案】晁载之,晁端方子,晁冲之兄也。庶子当指冲之。韩魏公,韩琦也。

   退之作记,记其事尔,今之记乃论也。少游谓《醉翁亭记》亦用赋体。
   【案】宋人好说理,记中多论也,故亦“多讥病《醉翁亭记》”。文无定法,此文人、诗人知之而寡行也。

   庄、荀皆文士而有学者,其《说剑》《成相》《赋篇》,与屈《骚》何异。
   【案】庄子《说剑》更类赋,荀子《成相》颇似乐府诗、《赋篇》近骈体,此后山所谓与《骚》无异之论也。

   扬子云之文,好奇而卒不能奇也,故思苦而词艰。善为文者,因事以出奇,江河之行,顺下而已。至其触山赴谷,风抟物激,然后尽天下之变。子云惟好奇,故不能奇也。
   【案】此辩证法也,不为奇而奇,贵乎自然,是真奇也。特意出奇,过犹不及。

   欧阳公谓退之为樊宗师志,便似樊文,其始出于司马子长为《长卿传》如其文,惟其过之,故兼之也。
   【案】樊宗师,字绍述,唐散文家,南阳人。欧阳修、司马迁之文,皆致敬也。

   退之以文为诗,子瞻以诗为词,如教坊雷大使之舞,虽极天下之工,要非本色。今代词手,惟秦七、黄九尔,唐诸人不迨也。
   【案】雷大使,北宋著名舞者雷中庆。蔡絛《铁围山丛谈》卷六云“教坊琵琶则有刘继安。舞有雷中庆,世皆呼之为‘雷大使’。”后山此论失之偏颇。诗可入词,词可入曲,反之则不可也。

   韩退之《上尊号表》曰“析木天街,星宿清润,北岳医闾,神鬼受职。”曾子固《贺赦表》曰“钩陈太微,星纬咸若,昆仑渤澥,波涛不惊。”世莫能轻重之也。后当有知之者。
   【案】韩文为《请上尊号表》,析木、北岳,指冀州。天街、医闾,指幽州。曾文为《贺熙宁十年南郊礼毕大赦表》,钩陈、太微,皆星宿名,又各指后宫、朝廷。星纬,星辰。渤澥,渤海。

   国初士大夫例能四六,然用散语与故事尔。杨文公刀笔豪赡,体亦多变,而不脱唐末与五代之气。又喜用古语,以切对为工,乃进士赋体尔。欧阳少师始以文体为对属,又善叙事,不用故事陈言而文益高,次退之云。王特进暮年表奏亦工,但伤巧尔。
   【案】杨文公,名亿,字大年,谥“文”,西昆体代表诗人。王黼,原名王甫,字将明,善巧言献媚官至特进、少宰,金兵入汴,率妻儿私逃,后被聂山处死。

   元佑初,起范蜀公于家,固辞。其表云“六十三而致仕,固不待年;七十九而造朝,岂云知礼!”是时文潞公八十余,一召而来,人各有所志也。
   【案】范蜀公范镇,字景仁,华阳人,修编《新唐书》。文潞公文彦博,字宽夫,号伊叟,汾州介休人。

   昔之黠者,滑稽以玩世。曰彭祖八百岁而死,其妇哭之恸。其邻里共解之曰“人生八十不可得,而翁八百矣,尚何尤!”妇谢曰“汝辈自不谕尔,八百死矣,九百犹在也。”世以痴为九百,谓其精神不足也。又曰,令新视事而不习吏道,召胥魁问之,魁具道笞十至五十,及折杖数。令遽止之曰“我解矣,笞六十为杖十四邪?”魁笑曰:“五十尚可,六十犹痴邪!”长公取为偶对曰“九百不死,六十犹痴。”
   【案】胥,小吏。魁,首领。长公,苏轼也。

   唐语曰“二十四考中书令。”谓汾阳王也,而无其对。或以问平甫,平甫应声曰“万八千户冠军侯。”不惟对偶精切,其贵亦相当也。
   【案】汾阳王,郭子仪。王安国,字平甫,抚州临川人,王安石同母弟。

   范文正公为《岳阳楼记》,用对语说时景,世以为奇。尹师鲁读之曰“传奇体尔。”《传奇》,唐裴铏所着小说也。
   【案】尹洙,字师鲁,西京河南府(洛阳)人,北宋散文家。裴铏,唐懿宗咸通年间在世,所著《传奇》三卷,久佚,《太平广记》录四则。

  
——以上言论纯属个人观点,与亲属立场无关。

681

主题

2万

帖子

0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社长、理事

Rank: 8Rank: 8

积分
58829

年度季军社课榜眼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2-7-10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跑堂 于 2022-7-10 21:43 编辑

   柳三变游东都南、北二巷,作新乐府,骫骳从俗,天下咏之,遂传禁中。仁宗颇好其词,每对酒,必使侍从歌之再三。三变闻之,作宫词号《醉蓬莱》,因内官达后宫,且求其助。仁宗闻而觉之,自是不复歌其词矣。会改京官,乃以无行黜之,后改名永,仕至屯田员外郎。
   【案】骫骳,谓曲意迎合,无风骨。后山此持一说,异于《鹤冲天》之说也。


   宁拙毋巧,宁朴毋华,宁粗毋弱,宁僻毋俗,诗文皆然。
   【案】非巧、华、弱、俗不能为,盖巧而滑,毋宁拙,华而虚,毋宁朴,弱而凿,毋宁粗,俗而熟,毋宁僻。


   魏文帝曰“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词为卫。”子桓不足以及此,其能有所传乎?
   【案】子桓,魏文帝字也。后山此语,不知人所求者,多不迨也乎?


   鲁直与方蒙书“顷洪甥送令嗣二诗,风致洒落,才思高秀,展读赏爱,恨未识面也。然近世少年,多不肯治经术及精读史书,乃纵酒以助诗,故诗人致远则泥。想达源自能追琢之,必皆离此诸病,漫及之尔。”与洪朋书云“龟父所寄诗,语益老健,甚慰相期之意。方君诗,如凤雏出鷇,虽未能翔于千仞,竟是真凤凰尔。”与潘邠老书曰“大受今安在?其诗甚有理致,语又工也。”又曰“但咏五言,觉翰墨之气如虹,犹足贯日尔。”
   【案】“不肯治经术及精读史书,乃纵酒以助诗,故诗人致远则泥。想达源自能追琢之,必皆离此诸病”,的论也。


   老杜云“长镵长镵白木柄,我生托子以为命。黄独无苗山雪盛,短衣数挽不掩胫。”往时儒者不解黄独义,改为黄精,学者承之。以余考之,盖黄独是也。《本草》赭魁注“黄独,肉白皮黄,巴、汉人蒸食之,江东谓之土芋。”余求之江西,谓之土卵,煮食之类芋魁云。
   【案】黄独,明李中立《本草原始》名黄药,清吴其濬《植物名实图考》名山慈姑,粤、琼名零余薯,苏、皖、浙、云名黄药子。


   余读《周官·月令》云“反舌有声,佞人在侧。”乃解老杜《百舌》“过时如发口,君侧有谗人”之句。
   【案】反舌,即百舌鸟,能反复其舌,学百鸟之鸣,至夏无声。因鸣声圆滑,人多爱畜养。


   韦苏州诗云“怜君卧病思新橘,试摘才酸亦未黄。书后欲题三百颗,洞庭须待满林霜。”余往以为盖用右军帖中“赠子黄甘三百”者,比见右军一帖云 “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苏州盖取诸此。
   【案】韦应物,字义博,京兆杜陵(西安)人,世称韦苏州、韦左司、韦江州。


   余评李白诗,如张乐于洞庭之野,无首无尾,不主故常,非墨工椠人所可拟议。吾友黄介读《李杜优劣论》曰“论文正不当如此。”余以为知言。
   【案】张乐,置乐、奏乐。椠人,刻字匠人。黄介所读,当是元稹所论。


    礼部员外郎裴说《寄边衣诗》曰:“深闺乍冷开香箧,玉箸微微湿红颊。一阵霜风杀柳条,浓烟半夜成黄叶。重重白练明如雪,独下闲阶转凄切。祇知抱杵捣秋砧,不觉高楼已无月。时闻塞雁声相唤,纱窗只有灯相伴。几展齐纨又懒裁,离肠恐逐金刀断。细想仪形执牙尺,回刀剪破澄江色。愁捻金针信手缝,惆怅无人试宽窄。时时举手匀残泪,红笺漫有千行字。书中不尽心中事,一半殷勤托边使。”裴说诗句甚丽。《零陵总记》载说诗一篇,尤诙诡也。
   【案】裴说,桂州人,诗风近贾岛,苦吟有奇思。《零陵总记》,宋、明频见征引,明后散轶,故不知所指何篇也。


   世语云“苏明允不能诗,欧阳永叔不能赋。曾子固短于韵语,黄鲁直短于散语。苏子瞻词如诗,秦少游诗如词。”
   【案】各有所长,亦有所短。或非不能,恐无暇为也。


   韩诗如《秋怀》《别元协律》《南溪始泛》,皆佳作也。
   【案】秋怀十一首,别元协律六首,南溪始泛三首,皆古风联章体。


   鲍照之诗,华而不弱。陶渊明之诗,切于事情,但不文耳。
   【案】鲍照,字明远,元嘉三大家之一,与庾信并称“鲍庾”。后山所论,不失公允,盖鲍诗之华,或致宫体诗之滥觞,然责不在其。陶潜所作,承前人以话为诗,而不加雕饰,此后山不文之谓也。


   子厚谓屈氏《楚词》,知《离骚》乃效《颂》,其次效《雅》,最后效《风》。
   【案】吾觉效《雅》为最也。


   右丞、苏州,皆学于陶,王得其自在。
   【案】右丞,王维,苏州,韦应物。


   眉山长公守徐,尝与客登项氏戏马台,赋诗云“路失玉钩芳草合,林亡白鹤野泉清。”广陵亦有戏马台,其下有路号“玉钩斜”。唐高宗东封,有鹤下焉,乃诏诸州为老氏筑宫,名以白鹤。公盖误用,而后所取信,故不得不辩也。
   【案】摘句见苏东坡《与舒教授张山人参寥师同游戏马台书西轩壁兼》。


   裕陵常谓杜子美诗云“勋业频看镜,行藏独倚楼。”谓甫之诗,皆不迨此。
   【案】 裕陵,神宗。勋业二句,出自杜《江上》。


   吕某公归老于洛,尝游龙门还,阍者执笔历请官称,公题以诗云“思山乘兴看山回,乌帽纶巾入帝台。门吏不须询姓氏,也曾三到凤池来。”
   【案】阍者此风,当今尤盛也。若体制内诗协,官人叫兽皆高座,多少诗词未入门。


   曹南院为秦帅,唃氏举国入冠,公自出御之。战于三都谷,大败之,唃氏遂衰。其幕府献诗云“贤守新成盖代功,临危方始见英雄。三都谷路全师入,十万胡尘一战空。杀气尚疑横塞外,捷音相继遍寰中。君王看降如纶命,旌节前驱马首红。”
   【案】曹玮,曾任宣徽南院使。唃氏,吐蕃王唃厮啰后裔。


   太祖夜幸后池,对新月置酒,问“当直学士为谁?”曰“卢多逊。”召使赋诗。请韵,曰“些子儿。”其诗云“太液池边看月时,好风吹动万年枝。谁家玉匣开新镜?露出清光些子儿。”太祖大喜,尽以坐间饮食器赐之。
   【案】卢多逊,怀州河内(河南沁阳)人,北宋初宰相。


   韩魏公为陕西安抚,开府长安。李待制师中过之。李有诗名,席间使为官妓贾爱卿赋诗,云“愿得貔貅十万兵,太戎巢穴一时平。归来不用封侯印,只问君王乞爱卿。”
   【案】韩琦,字稚圭,号赣叟,相州安阳(河南安阳)人,封爵魏国公。李师中,宋州楚丘(山东菏泽曹县)人。


   某守与客行林下,曰“柏花十字裂。”愿客对。其倅晚食菱,方得对云“菱角两头尖。”皆俗谚全语也。
   【案】倅,副也。


   杭妓胡楚龙靓,皆有诗名。胡云“不见当时丁令威,年来处处是相思。若将此恨同芳草,却恐青青有尽时”。张子野老于杭,多为官妓作词,与胡而不及靓。靓献诗云“天与群芳十样葩,独分颜色不堪夸。牡丹芍药人题遍,自分身如鼓子花。”子野于是为作词也。
   【案】胡楚、龙靓、周韶,北宋杭州营妓,有合辑《三妓诗》。张先赠龙靓望江南云:青楼宴,靓女荐瑶杯。一曲白云江月满,际天拖练夜潮来。人物误瑶台。醺醺酒,拂拂上双腮。媚脸已非朱淡粉,香红全胜雪笼梅。标格外尘埃。


   王岐公诗喜用金玉珠璧,以为富贵,而其兄谓之至宝丹。
   【案】王珪,字禹玉,封岐国公,谥号文恭。


   闽士有好诗者,不用陈语常谈。写投梅圣俞,答书曰“子诗诚工,但未能以故为新,以俗为雅尔。”
   【案】梅尧臣,字圣俞,世称宛陵先生、梅直讲、梅都官,宣州宣城(安徽宣城)人。


   苏公居颍,春夜对月。王夫人曰“春月可喜,秋月使人愁耳。”公谓前未及也。遂作词曰“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老杜云“秋月解伤神”,语简而益工也。
   【案】 杜诗出自《赠王二十四侍御四十韵》,苏词出自《减字木兰花·春月》。


——以上言论纯属个人观点,与亲属立场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1

主题

2万

帖子

0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社长、理事

Rank: 8Rank: 8

积分
58829

年度季军社课榜眼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2-7-10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跑堂 于 2022-7-10 21:44 编辑

  
   余登多景楼,南望丹徒,有大白鸟飞近青林,而得句云“白鸟过林分外明。”谢朓亦云“黄鸟度青枝。”语巧而弱。老杜云“白鸟去边明。”语少而意广。余每还里,而每觉老,复得句云“坐下渐人多”,而杜云“坐深乡里敬”,而语益工。乃知杜诗无不有也。
   【案】枝、林、边者,亦境界、格局之别也。坐下、坐深,况味之别也,渐多、乡敬,此表现之别也。杜诗其高,后山的论。


   周盘龙以武功为散骑常侍,齐武帝戏之曰“貂蝉何如兜鍪?”对曰“貂蝉生于兜鍪。”外大父颍公罢相建节,出帅太原,其诗曰“兜鍪却自貂蝉出,敢用前言戏武夫!”李待制师中以相业自任,尝帅秦,以事去,其诗曰“兜鍪不胜任,犹可冠貂蝉。”
   【案】周盘龙,东平兰陵(山东兰陵)人,南朝宋、齐名将。庞籍,字醇之,单州成武(山东菏泽)人,封颖国公,谥号庄敏。貂蝉,此指文官,兜鍪,此指武将。


   东坡居惠,广守月馈酒六壶,吏尝跌而亡之。坡以诗谢曰“不谓青州六从事,翻成乌有一先生。”
   【案】《世说新语·术解》 载“桓公有主簿,善别酒,有酒辄令先尝。好者谓青州从事,恶者谓平原督邮。青州有齐郡,平原有鬲县;从事言到脐,督邮言在膈上住。”司马相如 《子虚赋》拟子虚、乌有先生。苏轼《章质夫送酒六壶书至酒不达戏作小诗问之》云“白衣送酒舞渊明,急扫凤轩洗破觥。岂意青州六从事,化为乌有一先生。空烦左手持新蟹,漫绕东篱嗅落英。南海使君今北海,定分百榼饷春耕。”章质夫,时知广州。


   王斿,平甫之子,尝云“今语例袭陈言,但能转移尔。”世称秦词“愁如海”为新奇,不知李国主已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但以江为海尔。
   【案】王斿所言极是,后山之例不确,李颀云“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刘禹锡云“蜀江春水拍山流,水流无限似侬愁,”后主亦袭陈言转移也。



——以上言论纯属个人观点,与亲属立场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2-10-7 03:34 , Processed in 0.055321 second(s), 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