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31|回复: 4

那些温暖的过往(一)

[复制链接]

248

主题

6847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333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2-2-9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直想写写我带过的孩子们。年纪大了,容易怀旧。时光不停留,但那些温暖一直都在。

    2014年至2021年,一年一届,我已经带了七届春考毕业班了。每一届的孩子都带给我很多感动和温暖。很想念她们。

2014年是山东省实施春季高考的第二年,也是我第一次带春考培训班。

非常感谢我带的第一届孩子们,是他们给了我最初的温暖和最深的感动。

时光流逝,很多记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但我却一直清晰地记得与他们相遇的最初。每每忆起,都仿佛只是一个回眸的距离。

2014的秋天,确切地说是那一年的106日,那是我第一次走进教室,第一次见到他们。那天学校里的其他老师把我领进教室,只对学生们说了一句:这是你们的专业课老师,然后,她就关上门走了。说实话,那一刻,我完全是懵的。我以为她领我进教室只是跟学生们简单照个面,我没有想到她会将我独自留在教室,毕竟那天是我第一天去学校,办公室也只是站了一下就被领进去了教室。她走了以后,我才反应过来,她可能是想让我跟学生们先彼此熟悉一下。

当时,教室里三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探询和好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又不能总这么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吧。当时的我只好硬着头皮故作镇定地走向讲台,给他们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然后又让他们每个人都依次上台做自我介绍。为了能尽快地跟他们熟悉,在他们做自我介绍时,我让他们把自己的名字都写在黑板上。但其实那天我并没有记住几个人的名字,印象最深的只有班长了。当时并不知他是班长,记得他只是因为他是班里最高最胖乎的男生,而且一脸的不以为然和桀骜不驯,在他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问及他的兴趣爱好,他似有所思了几秒,然后转头看着我,粗声粗气地说:我没有爱好。眼神里带着他那个年纪特有的叛逆。

那天,看着黑板上写的密密麻麻的一个又一个的名字,看着教室里那些神采各异、个性张扬的孩子们,其实我的心里很没有底,之前在家赋闲了好几年,又没有带过高中生的经验,况且这些孩子又都是从普通高中出来的高三应届毕业生。有那么一瞬间,我在心里打了退堂鼓,我对自己说,我不做了,我明儿就去跟校长说,我要辞职。

但是我并没有那么做。第二天,我还是如约去了学校,正式开始给孩子们上课。当我站在讲台上开始讲课的时候,我发现,其实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当时我的课都是一上午四节课连上,当我一节课一节课地讲下来,我开始喜欢上了这个三尺见方的讲台,也喜欢上那些孩子们。

而我欣喜地发现,他们好像也很喜欢我。孩子们的喜欢都是直接的、简单的、甚至没有任何过程和理由。她们好像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我,从第一天给她们上课开始。其实第一天给她们上课,我讲了些什么,怎么讲的,我都已经记不起来了。我唯一记得是她们对我的喜欢。

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不胜感慨,感激与他们的这场相遇。我想,那一定是上天给我的眷顾,而那些孩子们是上天给我的礼物。不然,平凡普通的我何德何能,何其幸运,能够得到那些孩子们那么多的爱和温暖。

记得有次上课有个孩子又在调皮捣蛋,我就生气地批评了他,那孩子便质问我,“老师,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了?”“是的。”那孩子居然一本正经地说道:“老师,你好漂亮!”我当时仍然生着气,于是对着全班同学说:“这熊孩子的话都得反着听!”让我没想到的是,立马就有个小女生很着急地在辩解,“老师,不是的!”她说得那急切,好像唯恐我会误会那个熊孩子的话。

之前也有其他孩子在我的动态里回复说,很幸运来到这个学校,认识了有趣的同学们,还有我这个年轻漂亮的老师。

其实那一年,我已年近不惑,既不年轻也不漂亮。我也不知道怎么在那些孩子眼里我竟是年轻漂亮的。我想那可能是孩子们对我的爱,自动为我加了滤镜了吧。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班长原本是要学商贸专业的,因为听了我的课,才转学财经。记得当时有一天,班长跟我说,让我下课后等一下再走,他有事儿要咨询我。我点头应允,但下课后,却把这事儿给忘了。那时教室在三楼,我抱着课本都已经快走到一楼了,班长追过来,看到他我才想起来忘了等他,我很不好意思地向他表达歉意,那个高高胖胖、个性又叛逆的男孩子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老师,你会一直教我们吗?”我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回答得很官方:“应该会的。”“老师,你觉得我能学好会计吗?”“当然啊,只要你肯用心学,一定可以学得很好的。”“好的,谢谢老师。”当时,并不曾想到,就是这一场再寻常不过的对话,却坚定了一个孩子更改专业的决心。

那之后过了很久,我才间接听说班长是因了我的缘故才改学财经专业的。班长的爸爸自己经营了一家企业,之前是想让他学商贸,子承父业。但班长说,只要我一直带他们的财经专业课,他就不学商贸了,他要学财经。我不知道他是如何说服了他爸爸,以他的性格,其实我倒觉得他可能更适合学商贸。这件事对我有小小的触动,毕竟被人认可,总归是件开心的事情。

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一段无比美好的时光,这些年常常想起他们,那些美好的回忆从不曾因时间和距离而变得浅淡,相反,那些回忆在岁月里沉淀、发酵,被慢慢酿成一壶陈年的酒,岁久弥香。

班里从最初的35人陆续增加到62人,62个孩子便是62份美好,带给了我好多好多的感动和温暖。

记得当初他们质问我为什么不给当他们的班主任,我对他们说,我晚上没有时间,因为要看自己的女儿。他们板着小脸,不依不饶:“老师,你说,一个孩子重要还是六十多个孩子重要?”我竟无言以对。

隔了几日,又有孩子来问我,“老师,要怎样你才肯当我们的班主任?”而我,除了惭愧还是惭愧。

记得他们总是很关注我每一处细微的变化,换个发型,换种围巾的系法,换件新衣服去上课,他们都要在课室里起哄。

记得第一次开家长会,他们围着我都争着让我当他们的家长,有个很泼辣的小女生,眼看着自己挤不进人堆,情急之下大喊道:“都让开,那是我妈!”自那之后,这个小女生再不喊我老师了,见了我,只喊妈,不分场合,也不管人前人后。

记得有一回学校聚餐,班长以茶代酒举着杯子走到我面前,跟校长说,“我们老师就跟我亲娘一样。”

记得有一次上课,我因为看到班长在不停扇扇子,打开了教室的门,班长便唱起了“世上只有妈妈好”(平时上课教室门都是关着的,他们体谅我怕冷,教室的门从来不开。)

记得我亲自选任的课代表,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女生,曾与我有过三次异口同声的默契。如果说一次是巧合,可我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真的是一字不差,同一时间,同一语速,分毫不差地同时说了同一句话。当时的我们都被彼此惊到了,继而是相对而视的会心一笑。

记得晚入学的某个小男生只学了短短几天,便在一次测验里考出了84分的高分,被同学生们戏称为“84分大哥”

记得有个小女生每次看到我,总是大老远就大声地喊着“女神女神”。

记得有个小女生曾在自我介绍时说她的性别女,爱好男。好巧不巧,晚入学的某个小男生,他说他性别男,爱好女。不过他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故事。倒是后来晚入学的这个小男生,他在临毕业时,向大家宣布,他性别仍为男,但他的爱好变成了会计学。

记得班长有次在我隔了一个周日再去上课时,他竟像个特别小特别小的小孩子,藏起半个身子,在教室门外,一脸害羞地对我说:“老师,我想你了。”这让我想起之前曾经带过幼儿园的围棋课,也是因为隔了个周日再去上课,有个大班的小宝宝,也是这般害羞的对我说,老师,想我了。

记得当时缺老师,财经专业课都是我一个人在连轴转,课特别多,特别累,一直在硬撑但又不敢生病,担心一旦自己生病了,孩子们没人带。

终于盼到新老师来了,课也讲得不错,孩子们有人带了,才略觉安心,身体这才敢松懈下来,紧接着就感冒发烧,小病了一场,我知道这是身体在逼着自已休息呢。

记得我因为感冒请假一天,次日去上课,推开教室门的那一刻,他们抬头见到我时的那一双双惊喜的目光和瞬间响起的热烈的掌声。没有一个人说话,那些掌声是在安静地教室里瞬间响起的,经久不息。我竟不知道他们原可以这样默契,这样不约而同。没有一句话,他们只是欣喜地看着我,用力地鼓掌。那一刻,语言变得多余,我在那些雷鸣般的掌声里听出了他们内心的想念和欢喜。那些掌声让我至今想起来仍然感动不已。

记得有次班长私下问我要了我的QQ号。第二天,全班就都知道了。有个小女生就特别不乐意,气呼呼地在课堂上质问我,“老师,你偏心。你为什么只加了班长QQ好友。不行,你得把你所有的联系方式,QQ、微博、博客、电话,所有的都统统写在黑板上才行。”

记得有几次上课时见几个女生在用漂亮的彩纸折玫瑰花,我还严厉地批评了她们,于是,她们改成了下课折,那些日子总见她们在不停地做玫瑰花,我也不止一次地嫌弃她们不务正业。后来才知道那些她们花心思一瓣一瓣折粘成的漂亮的玫瑰花是为了送给我的。一捧一捧,整整齐齐,都是满满的21朵,是她们为了赶在圣诞节当天送我的礼物。

记得我生日当天收到了一大捧鲜花,是红色的康乃馨,送花的孩子一直不肯承认。那天我正在给孩子们上课,送花小哥推门而入,我以为他走错了地方。直到他把满捧的鲜花递到我手上,我问他是谁送的,送花小哥说送花人不让透露,只说是个学生。

记得有个孩子送了我份很特别的礼物,临放学时才给我,用包装纸包得严严实实,包装纸上写着两个大字字母CD(我也是过后才反应过来,那是他名字的缩写),那孩子一再嘱咐我一定要回家再看,千万不要多想。这让我很是好奇。回到家才打开,发现是一本特别厚特别厚的书,翻开内页,却原来是本硬笔字帖。瞬间明白了那个孩子为何一再强调让我不要多想。又想笑又好感动。因为之前上课我每次在黑板上板书都会强调自己的字不好看,让他们将就着看。想来这孩子是想送我字帖让我练字,又担心我以为是他嫌弃我字丑。

生日那天,我收到了好多好多的礼物和好多好多的惊喜。

记得他们每次吵着闹着要我讲故事时的那些期许的眼神,以及听故事时的那些眼神里的光。记得有一回讲了个特别长的故事,我每次抽下课前的5分钟讲给他们听,讲了整整一个月,害得他们气嘟嘟地跟我说,老师,以后不许再给我们讲这么久的故事了,太折磨人啦。

记得那年的38日,早上给孩子们上课,班长就第一个祝我节日快乐,又陆续有孩子们祝我快乐,我才反应过来那天是三八节,反过来祝班里的小女生们节日快乐,有个小女生一脸娇羞地说,“老师,我们得过六一儿童节啦。”

记得我的两个小助教,都是特别厉害的电脑小能手,又有能力又负责,就因为我担心和计算机班共用一个机房可能会影响我们电算化软件的正常使用,他们就把机房里的六十多台电脑全部重装了双系统。电算化考试用的财务软件也都是他们一台台安装好的,电脑出现的小问题也都是他们两个一起解决的,没让我操一点心。

记得细心地班长注意到我只要是踏着铃声进教室,那天的早饭准没吃,有次又问我吃早饭了没,我嘴硬说吃了,班长不信,要把他买的油条给我,我的小助教要把他买的鸡蛋给我。我不肯要,坚持说自己吃了,却还是在下课后无意间发现自己的兜里多了个鸡蛋。

记得第一次见到我的其中一个小助教,是在办公室里,那是他第一天入学,他的妈妈陪他一起来的。在校长向他介绍我是他的专业课老师,他站起身来,想要跟我握手,但伸出的却是左手,我察觉到了这个小细节却又佯装不知,我站起身来,用右手跟他轻轻握了握。校长看到了,在一旁提醒他,你怎么用左手跟老师握手啊。他很不好意思地笑了。那天,他坐在我的办公桌前跟我侃侃而谈,午后的阳光落在他薄薄的眼镜片上,泛起一层金色的光晕,突然就觉得这是一个好有意思的小男孩。

我的另一个小助教来自徐州,沉默而冷峻,但有一次他竟一脸腼腆地问我什么时候有空,他需要我给他做做心理辅导,因为他正在被一个小女生追,兵临城下,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尽管后来我一再对他讲,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一再告诉他,爱情最美好的样子应该是他们相约在大学校园里重逢,尽管我的一番苦口婆心也没阻止她们爱情的魔力,但那一刻他无比信任我的样子还是让我很感动。
记得班长只要看到我,就算距离再远,也要一边挥手一边兴奋地大声地喊着:老师老师。惟恐我看不到他,惟恐我不知道他每次见到我时的欣喜。
记得班长在去日照技能考试前做的四面李字号大棋,也只是因为我开玩笑式的跟他说,我有导游证,要举着面小旗子带他们去日照考点住宾馆,就说是带团去的说不定有优惠。班长就当真事办了,去专门找人做了旗子,一开始是两面,后来又四面,而且个个像国旗那么大,还买了鞭炮,出行时搞得仪式感满满。

记得有次给他们布置了好多作业,班长就一脸不高兴地说,“老师,我不喜欢你了。”记得当时我径直从他身边走过,故意不看他,酷酷地说道:“谢谢!” 然后就有其他孩子在班里窃窃地笑。

记得有次在校门口遇到正在抽烟的班长,我瞪了他一眼,他看见我的瞬间,立刻把烟藏到身后,一脸懊恼,却仍不忘对着我身后大声喊道:老师,我是个好孩子,是个好孩子啊。

记得有次在路上遇到个小男生,也是正在悠然自得地吸着烟,看到我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还在燃着的烟头揣进他自己的怀里,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对他说,快拿出来吧,别再把你的棉袄点着了。

记得当年学校里各专业的孩子们去各地参加技能考试前,校长给每个专业每个班级都拍了照片,祝孩子凯旋而归。我们班的班长还放了鞭炮,颇有一翻上战场的感觉。

带孩子们去日照考试,原本是想去照顾他们,却一路被她们照顾着,晕车又碰巧赶上生理期,一到宾馆就不想动,和我同住一个标间的小女生,贴心地点了外卖。记得当时她的手机突然坏了,我怕她的爸爸妈妈找不到她会担心,就联系她的爸爸妈妈,告诉她们如果想找小女生就给我打电话就行,同时也嘱咐小女生,要和我在一起,别乱跑。第二天我去送第一场的孩子们参加考试,让她在宾馆里复习。哪知,还没等我回去,小女生就打电话给我,说她已经买了新手机并补好了电话卡,另外她还修好了眼镜。突然就觉得,跟这些孩子们比,我的生活能力可能还不如她们。

记得期中考试时为了鼓励他们考取好成绩,我给他们写过的嵌名联。当时班长因为偷懒没有考好,我把他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当时给他们许诺的是,考到九十分以上的,才会给写嵌名联。有个小女生考了八十八分,下课后追我追到教室外,小心翼翼地请求我也给她写个嵌名联,她说她离九十分只差两分,下次她一定努力。这么可爱的小女生,我怎么舍得拒绝呢,后来,又补了一个给她。

最有意思的是班长,他因为有个会计科目字太多太长,就懒得写,所以那道题被扣了全分,他的卷子我判得最严格,他的分数自然是不够九十分的,所以当发试卷的时候,当他看到好多同学在自己的卷子上发现了自己的嵌名联兴奋地大喊大叫的时候,我猜他的心里一定也是有羡慕的,又加上刚被我训了一顿,当他看到他自己的试卷上分数旁边空空如也,他的眼神里便流露出他惯有的桀骜不驯和叛逆,一副我虽然很想要,但我就是不说的倔强。

而当他翻到试卷的反面的时候,当他看到卷子上的嵌名联时,瞬间开心起来,眼神里完全是掩饰不住的喜悦,抬起来看着我,不管不顾地大喊,“谢谢老师!”

其实我在给他的嵌名联旁边还留了一句话:“虽然你的分数不够,但鉴于你这段时间表现很不错,勉强也送个联吧,希望继续努力,再接再励!”
到底是个孩子啊,当天就把他的嵌名联拍了照片发动态,又显摆又得瑟。

(那年那月 写给孩子们的联)
1
张施有度方为盛
去驻无心始自安
2
性本柔茹 一念因谁起
名为丁氏 今生为尔来
3
物是人非  多少春光成旧岁
山遥水阔  一轮明月渡曾经
4
心事难陈 所思每共蓬山远
衷肠深匿 余梦渐随秋雨凉
5
一径春风 泽被何分桃李
千年皓月 相留不论水云
6
犹抱陈辞 今夜相知唯短笛
纵更新貌 此生不弃是碧琳
7
前世或为曹国舅
今生岂在迪功郎
8
一抹赏心青涩
千番入骨温柔
9
高洁如皓月
淡雅似丁香
10
谤誉不惊 自有馨香悄绽
去留随性 已然灵慧微张
11
呵月为灯 竹径由来风不弃
看朱成碧 春江自是水长东
12
灵秀清新 宛如晨露初盈叶
端庄娴雅 又似春花不柒尘
13
繁星幽似眸 昨夜遍读花故事
檐雨滴如泪 今晨尽诉水传说
14
楚水吴山 养就素心颖慧
春花秋月 熏成倾世娇柔
15
俯首为牛 无碍鹏程万里
虚怀似竹 必将锦锈一生

记得听过那些孩子们唱歌,也被她们逼着唱过一首“两只老虎”,我说我五音不全,唱歌就跑调,可他们说他们就爱听跑调的歌,于是,他们便真的听了一首跑了调的儿歌。

记得她们总在课上用手机偷拍我,而我竟一直未曾察觉,直到毕业后,他们才在群里把偷拍我的照片发出来,我才知道原来自己被偷拍过。
记得毕业告别会上,他们排着队跟我拥抱。记得他们那么用力地拥抱着我,泪水涟涟。记得那个老喊我女神的小女生非要对我公主抱,于是,便就真的抱了,小女生的力气还不少,还真的抱起来了,我们两个都笑到不行,还被其他孩子录了下来。我的电脑里至今仍保存着这段视频。每次播放,都觉得又搞笑又温馨。

记得那个被孩子们称作“八十四分大哥”的小男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个小男生的名字里有个“琳”字,当时孩子们都笑他起了个女生的名字,我便认真地给他们纠正,“琳在字典里的解释是美玉。古人常以玉形容美好的男子。所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所以琳并不是女子专属,用在男生的名字里也毫不违合。” 事实证明,这个名为琳的小男生也真的人如其名,温润如玉。后来因为机缘巧合,又与这个小男生做了几个月的师生,这是后话了。
记得在毕业告别会上,我哽咽着在黑板上写下的那句江淹在《别赋》里的诗句: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毕业告别会上,这个名为琳的小男生紧紧地拥抱着我。他全程没有说一句话,我却在他紧紧地拥抱里感受到了他满满的不舍。

记得他们的班主任是位年轻的男老师,在那天的毕业告别会上也哭得眼泪一串鼻涕一把的,也同样被那些孩子们紧紧地拥抱着。班主任在孩子们毕业前用他们每一个人的照片,做了个电子毕业相册的合集,那个视频相册我也一直保存着,每次翻看都忍不住湿了眼眶。

记得他们毕业后仍关注着我的每一个动态。每次在QQ空间发了说说或者日志,他们都会去点赞和回复。那些热热闹闹的话语一如从前,仿佛他们从未离开过。

我只想要一缕春风,而他们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我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竟得到了他们那么多的爱和温暖,还有无限的包容。尽管他们一再强调是我在一直包容着他们,把他们都给宠坏了。但在我的心里,是他们一直在包容着我。因为是第一次带高中生,毫无经验,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当好一名老师。

记得自己当年有时候就有点情绪化,有一次让班长到黑板上答题,而我不知因为班长说了或做了什么,就突然觉得很搞笑,然后就在讲台旁边笑个不停,笑得腰都直不起来,毫无形象。班长一脸不解又略带尴尬地问我,“老师,我就长得那么好笑么?”我当时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拼命忍住笑才跟他说,“不是不是,是老师笑点太低了。”

记得还我调侃过他们的名字,其中有个小男生的名字里有‘思远’两字,我便妄加猜测,我对他们说,诗经中有诗云: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而他的父母给他起名‘思远’,可能是因为心中有某个放不下的远人。过后想想,自己实在不应该对一个孩子说那样的话。

    但那个孩子并没有计较我不当的言辞,相反他很敬重和喜欢我,课间常找我聊天。不过,他脾气挺大的,用孩了们的话说,脾气很臭。有一回他可能跟同学闹了矛盾,心情很坏,在机房连摔了好几个凳子,我过去说了他一句。他见了我,立马恭恭敬敬,很自觉地一边冷静去了。有人说,盛怒之下最见人品,而他在气头上见了我却能立马收敛,仍能对我恭敬有加。一个人自律的标志之一就是能够控制自己的脾气。说来惭愧,我自己有时候都做不到。

记得有一次,我因为自己心情不好,上课时又碰巧看到一个小男生在跟同桌说话,就很凶地批评了他。下了课,小男生走到我跟前,一脸委屈地对我说,“老师,你使小性儿。”我其实也意识到了自己确实是在借题发挥在乱发脾气,但还是冷着一张脸没理他。那天一上午都是我的课,接下来的几节课,他们都特别特别乖,特别安静地听课。

其实是我不该乱发脾气,是我不该把一些小情绪带到课堂上,其实那些都很乖,不乖的是我。这件事每每想起来,便觉得惭愧难当。

带他们的那一年,春考技能考试之前还是有手工账的,所以我一开始是打算带他们理论课和手工账的。但那年的考试大纲下来,突然就取消了手工账,统一改为考核会计电算化。而我并没怎么接触过会计电算化,之前倒是做过几年会计,但都是手工帐。所以,其实带他们电算化教学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很慌,因为心里真的是特没底,也真的是在边学边教。尽管我已经在很努力地学习和研究考纲以及电算化,但还是有一些问题没法给他们当场解决,每次我只好歉意地对他们说,“先做别的练习,这个问题等老师研究一下再跟你们说。”

他们一定看出了我的窘态和不安,可他们却从未流露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嫌弃或怠慢,他们一直都很乖很听话,也给予了我足够的理解和体谅,还有敬重。而每当我过后能够准确地解决了之前他们问过的问题时,他们总会报以欣喜的目光,“老师,你是怎么研究出来的。”

每次上课,他们总有好多好多的问题要问我,仿佛在他们的眼里,我是无所不能的。也正是因了他们的理解和信任,我不敢有任何的懈怠,也才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基本掌握了电算化的知识,并且在考试前夕,根据自己对考纲的理解和研究,自己建账套自己出题,对他们进行了多次高考实战演练。

令我非常欣慰地是,他们都特别争气,在那一年的高考中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全班六十二个孩子,有大约百分之三十的孩子拿了满分,大部分孩子都在二百分以上(满分二百三十分)。真的是打心底里为他们高兴。高考技能出成绩的那天,我的电话就没有停过,“老师,我满分。”“老师,我二百三十分,满分。”......听到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喜报,我比他们还开心。

那年的电算化,我把自己认为所有应该会的以及可能会考到的操作都一一教给他们了。那年,第一场考试的几个孩子从考场出来,我比他们还紧张,我问他们考得怎么样?有个小女生,一脸不可思议地对我说,“老师,太可怕了!”我的心就立马提到了嗓子眼。她接着又说,“老师,是简单地太可怕了。”这个小女生当时其实练得并不太好,但就是这个练得并不太好的小女生都觉得简单,而且她说她因为太粗心一开始还用错了操作员,全部做完后才发现,之后她又用正确地操作员又重新做了一遍,还做完了。也就是说短短的五十分钟,她做了两遍。听她这么说,我一下子就放心了。

特别地想感谢我的两个小助教。其实小助教这个称谓是我现在对他们两个的称呼,当年我并没有这么说过。当年的他们都是电脑小能手,可能他们觉得我会需要他们的帮助,所以主动站出来帮我分担。从一开始机房电脑双系统的安装、电算化软件的安装,到后来电脑时不时出现的小问题,都是他们两个帮忙解决的。

那时候财经班六十多个孩子,在同一个机房练习电算化,每个人都有好多问题等着我去解答,我在机房从一台电脑挪到另一台电脑,课间也不停歇,但还是忙不过来。经常就会孩子等得不耐烦,大声地一遍遍喊我。那段时间,我连睡觉都是孩子们焦急喊我的声音,“老师,老师”“老师,怎么还没轮到我?”“老师,我等得花儿都谢了。”...... 我的这两个小助教看到了这些,便主动地帮我给不会的孩子们解答。多亏了这两个孩子,我才不至于焦头烂额。虽然当年我并不曾给过他们助教的称呼,但他们两个真的是我得力的小助手,比助教还助教。

20153月,带着他们去日照参加技能考试,其中一个小助教和另外两个孩子是第一场,送他们去考场,其他场次的孩子便举着李字旗,陪我在考场外等他们。小助教虽然很有能力,但那天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考好。当天晚上,我们开了个小会,小助教把他考试的题目内容做了详细的重述,还把容易疏漏的地方着重强调了下,那晚,我把题目的答案也都一一解答给他们听了,那个晚上,真的感觉我们是一个特别团结的集体。

也正是因为小助教的无私分享,其他的孩子们考试时才能更有底气,更有把握,当年他们能够取得那么好的成绩,离不开小助教的无私奉献,虽然小助教自己没有考好,但他为了整个班级,仍然无私分享,心无介蒂。

我的另一个小助教,也特别让我感动。平日里都是竭尽所能地帮我,后期我因为要给他们做技能实战模拟,需要自己建账套,自己出题,不但要控制好试题难度和题量,还得要保证让他们在规定的时间能够做得完,因为那年是技能考试第一次改革,也是我第一年带,一切都毫无头绪,只能自己闷头摸索。我的小助教便主动帮我一次次测试账套及试题的难易度,程序有无疏漏,规定的时间能不能做完。为此耽误了他不少学习时间,我心里很不安,常常撵他回教室。他却一再解释,说他没耽误学习,而且他在给我测试账套试题的过程也是在锻炼和加强电算化的操作能力。

那年,他从考场出来,我探询的目光才刚刚扫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他却一脸笃定,掷地有声地对我说,“老师,满分!”,眼神里是满满的坚定、喜悦和不容置疑。那个画面太令人激动,以至多年以后,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张自信满满的小脸。

三天后,成绩公布。小助教是毫无悬念的满分。小助教并不知道,他的这个事迹后来每每被我骄傲地讲给我后来带的学生们听。

他们的技能考试,我去陪考了两天。他们的理论课考试,我也去陪考了。当时是在沂河实验学校考的,我买了水果在考场外等候他们,感觉比自己考试还紧张。

2014年的10月初开学到2015年的5月初高考,其实真正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足八个月,但感觉像在一起了很久很久。

毕业后,他们奔赴了不同的远方,我们与那些孩子们不再有现实生活的交集,但却依然在网络上彼此关注着。我发的动态仍然会有他们的点赞和回复,我也通过他们的动态知道他们各自安好。

毕业后,每逢教师节,还是会收到好多孩子的祝福,已经不教他们了,却依然被他们惦念着温暖着。

毕业后,有天发了条说说,大意是下班途中买了好多好吃的零食,心情突然就好了许多,说自己果然是个吃货,几包零食就能把自己哄得很开心。立马就有几个孩子秒回:“女神形象在哪里!”“老师,女神形象全毁!”啊,我竟不知道原来在他们的心里我曾经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我得感谢“吃货”这两个字,不然我还不知道呢,虽然刚知道就不是了。嘿嘿。

毕业后,这些孩子去了不同的高校,寒暑假的时候,他们还来专程来看过我。我们一起吃过饭、唱过歌,一起去过羲之故居,一起走过那段书法长廊,一起走过的那些路,还有那些路上的阳光,有我们久别重逢的喜悦。

知道班长并没有子承父业,而是自己闯出了一番天地,如今是某个知名奶茶品牌的区域经理,有次逛街,买了杯柚子茶,惊喜在杯子上发现店长的名字是班长,随手拍了张奶茶杯的照片,班长秒回,“老师,改天请你喝奶茶。”

知道小助教去做了婚礼主持人,还经营着一家儿童辅食店,生意做得有声有色。

知道当年班里的一对小情侣,几年后修成正果,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如今也有了可爱的小宝宝。当年就对这一对印象深刻,记得有一次在校门口看见过他们,小女生半嗔怪半撒娇地用手去打小男生,小男生并不躲闪,只一脸宠溺地笑着。两个相爱着人是会发光的,在人群里总是那么醒目,当时就觉得这两个小孩子彼此身上都有着相似的气质和个性,都沉稳低调内敛,相互喜欢着但也没影响学习,那样平实温情的画面,当时就觉得那应该是爱情中最美好的样子。这一对小情侣也在我的好友里,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人也还是恋爱中的模样,头像是情侣,呢称也是情侣,我也是过后才反应过来,这两个人的呢称合起来应该是:“捌玖不离拾”,含蓄却又深情。年少时的爱情修为正果殊为不易,衷心地为他们祝福。

知道有的孩子去当兵了,有的孩子去深造了......

201420227年了,那些当年在我眼里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如今已为人父人为母,成长着,优秀着,各有所成,各自幸福着,由衷地为他们高兴,也由衷地倍感欣慰。

还有太多太多的小细节,那些细碎温馨的光阴,我无法一一用文字将它们展现,但它们都在我的心里,被一一珍藏着。

这些年,每当想起他们的时候,那些记忆中的美好便蜂涌而至,便让我觉得,这人间,值得。


PS:一不留神居然字数过万了,其实把这些记忆中的片段一点一滴的捡拾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也知道这些碎碎念似的文字过于絮叨和繁复,我只是想留个纪念。担心自己年纪大了,会变得健忘,我只是不想遗失那些曾经的美好。

一盏谁知味?但酬予、窥窗月小,掠肩风细。

19

主题

1万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213
发表于 2022-4-7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那么多,说明还年轻
青山背向秋江影,岂只东风不识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47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333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22-4-13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嗟来斋 发表于 2022-4-7 19:44
记得那么多,说明还年轻

其实也有好多是从QQ空间里找来的
一盏谁知味?但酬予、窥窗月小,掠肩风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1万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213
发表于 2022-4-13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清静如茶 发表于 2022-4-13 15:49
其实也有好多是从QQ空间里找来的

QQ还是比微信好
青山背向秋江影,岂只东风不识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47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333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22-4-15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感同感
一盏谁知味?但酬予、窥窗月小,掠肩风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4-7-24 07:09 , Processed in 0.032059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