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45|回复: 18

远志斋词衷 [清] 邹谟撰

[复制链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发表于 2018-8-31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长调音节有出入
  己丑庚寅间,常与文友取唐人尊前、花间集,宋人花庵词选,及六十家词,摹亻放僻调将遍。因为错综诸家,考合音节,见短调字数多协,而长调不无出入。以是知刻舟记柱,非善用赵座者也。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程二谱多舛误
  今人作诗馀,多据张南湖诗馀图谱,及程明善啸馀谱二书。南湖谱平仄差核,而用黑白及半黑半白圈,以分别之,不无鱼豕之讠为。且载调太略,如粉蝶儿与惜奴娇,本系两体,但字数稍同,及起句相似,遂误为一体,恐亦未安。至啸馀谱则舛误益甚,如念奴娇之与无俗念、百字谣、大江乘,贺新郎之与金缕曲,金人捧露盘之与上西平,本一体也,而分载数体。燕春台之即燕台春,大江乘之即大江东,秋霁之即春霁,棘影之即疏影,本无异名也,而误仍讠为字。或列数体,或逸本名。甚至错乱句读,增减字数,而强缀标目,妄分韵脚。又如千年调、六州歌头、阳关引、帝台春之类,句数率皆淆乱。成谱如是,学者奉为金科玉律,何以迄无驳正者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词中同调异体
  俞少卿云:郎仁宝瑛,谓填词名同而文有多寡,音有平仄各异者甚多,悉无书可证。然三人占则从二人,取多者证之可矣。所引康伯可之应天长、叶少蕴之念奴娇,俱有两首,不独文稍异,而多寡悬殊,则传流钞录之误也。乐章集中尤多。其他往往平泰,小异者亦多。吾向谓间亦有可移者,此类是也。又云:有二句合作一句,一句分作二句者,字数不差,妙在歌者上下纵横所协,此自确论。但子瞻填长调,多用此法,他人即不尔。至於花间集同一调名,而人各一体,如荷叶杯、诉衷情之类,至河传、酒泉子等尤甚。当时何不另创一名耶,殊不可晓。愚按此等处,近谱俱无定例,作词者既用某体,即於本题注明亦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词中一调多名
  俞少卿云:花间集内三十二调,草堂诸本所无。尊前集仅当花间三之一,而草堂所无者二十八调。内八调与花间同,馀又皆花间所无。有喜迁莺、应天长、三台,名与草堂同,而词调不同。又有调同而名异者,[忆仙姿即如梦令,罗敷艳歌即丑奴儿令。]又有调同而微不同者,[潇湘神、赤枣子之於捣练子,一斛珠之於醉落魄。]馀叵殚述。大抵一调之始,随人遣词命名,初无定准,致有纷。至花草粹编异体怪目,渺不可极。或一调而名多至十数,殊厌披览,後世有述,则吾不知。愚按,此类宋词极多,张宗瑞词一卷,悉易新名。近来名人,亦间效此。余选悉从旧名,而详为考注,庶使观者披卷晓然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词选须从旧名
  阮亭尝云:词选须从旧名,如本草志药,一种数名,必好称新目,无裨方理,徒惑听睹。愚谓好用旧谱之改称者,如本草中之别名也。又有自立新名,按其词则枵然无有者,如清异录中药名,好奇妄撰者也。然间有古名无谓,而偶易佳名者,如用修易六丑为个侬,阮亭亦易秋思耗为画屏秋色,但就本词称之,亦不妨小作狡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花间非全无定体
  词有一体而数名者,亦有数体而一名者。诠叙字数,不无次第参错。其一二字之间,在於作者研详综变,谱中谱外,多取唐宋人本词较合,便得指南。张世文、谢天瑞、徐伯鲁、程明善等前後增损繁简,俱未尽善。沈天羽谓花间无定体,不必派入体中。但就河传、酒泉子诸调言之可耳,要之亦非定论。前人著令,後人为律,如乐府铙歌诸曲,历晋宋六朝以迄三唐,名同实异,参稽互变。必谓花间无定体,草堂始有定体,则作小令者,何不短长任意耶。中郎虎贲,吾善乎俞光禄之言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花间非全无定体
  词有一体而数名者,亦有数体而一名者。诠叙字数,不无次第参错。其一二字之间,在於作者研详综变,谱中谱外,多取唐宋人本词较合,便得指南。张世文、谢天瑞、徐伯鲁、程明善等前後增损繁简,俱未尽善。沈天羽谓花间无定体,不必派入体中。但就河传、酒泉子诸调言之可耳,要之亦非定论。前人著令,後人为律,如乐府铙歌诸曲,历晋宋六朝以迄三唐,名同实异,参稽互变。必谓花间无定体,草堂始有定体,则作小令者,何不短长任意耶。中郎虎贲,吾善乎俞光禄之言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词僻调最多
  僻调之多,以柳屯田为最。此外则周清真、史梅溪、姜白石、蒋竹山、吴梦窗、冯艾子集中,率多自制新调,馀家亦复不乏。至如晁次膺、万俟雅言之依月按律,进词应制,调名尚数百种未传。曾觌、张抡、吴琚辈亦然。今人好摹乐府,句栉字比,行数墨寻,而词律之学弃如秋蒂。间有染指,不过草堂遗调,率趋易厌难之故,岂欲尽理还之日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後人制调创名
  词之歌调,即已失传,而後人制调创名者,亦复不乏。此用修之落灯风、款残红,元美之小诺皋、怨朱弦,纬真之水慢声、裂石青江,仲茅之美人归,仲醇之阑干拍,以及支机集之琅天乐、天台宴等类,不识比之乐章、大声诸集,辄叶律与否。文人偶一为之可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词体不可解
  宋人诸体,亦有不可骤解者,如苏长公之皂罗特髻,[中调]连用七采菱拾翠字。程书舟之四代好,[长调]连用八好字。刘龙洲之四犯剪梅花,[长调]中犯解连环、醉蓬莱、[二段]雪狮儿等体。又如柳屯田乐章集中,倾杯、塞孤、祭天神诸长调,俱不分换头。凡此等类,未易缕析。龙洲之四犯,想即如南北曲之有二犯三犯耶。或後人所增,如刘之嫁名欧阳,未可知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调名原起辨
  调名原起之说,起於杨用修及都元敬,而沈天羽掩杨论为己说。如蝶恋花取梁元帝“翻阶蛱蝶恋花情”。满庭芳取吴融“满庭芳草易黄昏”。点绛唇取江淹“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鹧鸪天取郑“春游鸡鹿塞,家在鹧鸪天”。惜馀春取太白赋语。浣溪沙取杜陵诗意。青玉案取四愁诗语。踏莎行取韩诗“踏莎行草过青溪”。西江月取卫万诗“只今惟有西江月”。菩萨蛮,西域妇髻也。苏幕遮,[高昌女子所戴油帽。]西域妇帽也。尉迟杯,尉迟敬德饮酒,必用大杯也。兰陵王,每入阵必先歌其勇也。生查子,古槎字,张骞乘槎事也。潇湘逢故人,柳句也。此升庵词品也。[即沈天羽所载疏名。]又如满庭芳取柳柳州“满庭芳草积”。玉楼春取白乐天诗“玉楼宴罢醉和春”。丁香结取古诗“丁香结恨新”。霜叶飞取杜诗“清霜洞庭叶,故欲别时飞”。宴清都取沈隐侯“朝上阊阖宫,夜宴清都阙”。又云:风流子出文选,刘良文选注曰,风流言其风美之声,流於天下,子者,男子之通称也。荔枝香出唐书,贵妃生日,命小部奏新曲,未有名,适进荔枝至,因名荔枝香。解语花出天宝遗事,亦明皇称贵妃语。解连环出庄子连环可解也。华胥引出列子,黄帝昼寝,梦游华胥之国。塞垣春,塞垣二字出後汉书鲜卑传。玉烛新,玉烛二字出尔雅。此元敬南濠诗话也。卓珂月又云:多丽,张均妓名,善琵琶者也。念奴娇,唐明皇宫人念奴也。愚按宋人词调不下千馀,新度者即本词取句命名,馀俱按谱填缀,若一一推凿,何能尽符原指。安知昔人最始命名者,其原词不已失传乎。且僻调甚多,安能一一传会载籍。自命稽古学者,宁失阙疑,毋使後人徒资弹射可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辨词名本诗说
  胡元瑞笔丛,驳用修处最多。其辨词调,尤极缕。如辨词名之本诗者,点绛唇、青玉案等,杨说或协,馀俱偶合,未必尽自诗中。“满庭芳草易黄昏”,唐人本形容姜寂,词名满庭芳,岂应出此。生查子,谓查即古槎字,合之博望,意义不通。菩萨蛮,谓蛮国之人,危髻金冠,璎络被体,故名,非专指妇髻也。兰陵王入阵曲,见北齐史。尉迟大杯,正史无考,乃误认元人杂剧。鹧鸪天谓本郑诗,则鸡鹿塞当入何调。曲中有黄莺儿、水底鱼、斗鹌鹑、混江龙等,又本何调耶。元瑞此论,可谓词品董狐矣。愚按用修、元敬,俱号综博,而过於求新作好,遂多琐漏。如一满庭芳,而用修谓本吴融,元敬谓本柳州,果何所原起欤。风流子二字一解,尤为可笑。词中如赞浦子、竹马子之类极多,亦男子通称耶,则儿子又属何解。荔枝香、解语花、与安公子等类相近,似乎可据。若连环、华胥本之庄、列,塞垣、玉烛本之後汉书、尔雅,遥遥华胄,探河星宿,毋乃太远,此俱穿凿传会之过也。然元瑞考据精详,而於词理未尽研涉。毛驰黄诗辨坻驳胡元瑞云:词人以所长入诗,其七言律,非平韵玉楼春,则衬字鹧鸪天,而玉楼春无平韵者,鹧鸪天无衬字者,是不知有瑞鹧鸪,而以臆说附会也。此数调,本在眉睫,而持论或误,信乎博而且精之为难矣。愚又按,词品序中云:唐七言律,即词之瑞鹧鸪也。七言仄韵,即词之玉楼春也。胡岂不知,而臆辞若此,岂有意避杨语,或下笔之偶误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古词调名多属本意
  词品云:“唐词多缘题所赋,临江仙则言水仙,女冠子则述道情,河渎神则缘祠庙,巫山一段云则状巫峡,醉公子则咏公子醉也。”胡元瑞艺林学山云:“诸词所咏,固即调名,然词家亦间如此,不尽泥也。菩萨蛮称唐世诸调之祖,昔人著作最众,乃无一曲与调名相合。馀可类推。犹乐府然,题即词曲之名也,声调即词曲音节也。宋人填词绝唱,如流水孤村、晓风残月等篇,皆与调名了不关涉。而王晋卿人月圆、谢无逸渔家傲,殊碌碌无闻。则乐府所重在调不在题明矣。”愚按此论,杨固太泥,胡亦未尽通方也。大率古人由词而制调,故命名多属本意。後人因调而填词,故赋寄率离原辞。曰填、曰寄,通用可知。宋人如黄莺儿之咏莺,迎新春之咏春,[柳耆卿月下笛之咏笛,[周美成暗香疏影之咏梅,姜夔]粉蝶儿之咏蝶,[毛滂]如此之类,其传者不胜屈指,然工拙之故,原不在是。近阮亭、金粟,与仆题余氏女子诸绣,如浣纱圆,则用浣溪纱、思越人、西施等名。高唐神女图,则用巫山岗一段云、高阳台、阳台路等名。洛神图,则用解佩令、伊川令、南浦等名。柳毅传书图,则用望湘人、传言玉女、潇湘逢故人慢等名。其他集中所载,亦居什一。偶尔引用,巧不累雅。藉是名工,所谓窦中窥日,未见全照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胡元瑞意见有偏
  胡元瑞又云:“升庵论曲中黄莺儿、素带儿,亦咏莺咏带者,尤非。莺以喻声,带以寓情耳。”愚按词中亦有黄莺儿,柳永乐章集第一首即是咏莺,何胡见之偏也。大约此等处刻於弹射,输攻墨守,徒劳摇襞,与词理正自迳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词曲同调名
  沈天羽云:词名多本乐府,然去乐府远矣。南北剧名,又本填词来,去填词更远矣。按南北剧与填词同者,青杏儿[中调]即北剧小石调。忆王孙[小令]即北剧仙吕调。小令之捣练子、生查子、点绛唇、霜天晓角、卜算子、谒金门、忆秦娥、海棠春、秋蕊香、燕归梁、浪淘沙、鹧鸪天、虞美人、步蟾宫、鹊桥仙、夜行船、梅花引,中调之唐多令、一剪梅、破阵子、行香子、青玉案、天仙子、传言玉女、风入松、剔银灯、祝英台近、满路花、恋芳春、意难忘,长调之满江红、尾犯、满庭芳、烛影摇红、绛都春、念奴娇、高阳台、喜迁莺、东风第一枝、真珠帘、齐天乐、二郎神、花心动、宝鼎现,皆南剧之引子。小令之柳梢青、贺圣朝,中调之醉春风、红林檎近、蓦山溪,长调之声声慢、八声甘州桂枝香、永遇乐、解连环、沁园春、贺新郎、集贤宾、哨遍,皆南剧慢词。外此鲜有相同者。更有南北曲与诗馀同名,而调实不同者,又不能尽数。胡元瑞云:宋人黄莺儿、桂枝香、二郎神、高阳台、好事近、醉花阴、八声甘州之类,与元人毫无相似。若菩萨蛮、西江月、鹧鸪天、一剪梅,元人虽用,悉不可按腔矣。愚按,此等九宫谱中悉载,然有全体俱似者,又有不用换头者。至词曲之界,本有畦畛,不得谓调同而词意悉同,竟至儒墨无辨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调须一气流贯
  朱承爵存馀堂诗话云:诗词虽同一机杼,而词家意象,与诗略有不同。句欲敏,字欲捷,长篇须曲折三致意,而气自流贯,乃得。此语可为作长调者法,盖词至长调而变已极。南宋诸家凡以偏师取胜者无不以此见长。而梅溪、白石、竹山、梦窗诸家,丽情密藻,尽态极妍。要其瑰琢处,无不有蛇灰蚓线之妙,则所云一气流贯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董文友词论
  余常与文友论词,谓小调不学花间,则当学欧|晏|秦|黄。花间绮琢处,於诗为靡。而於词则如古锦纹理,自有黯然异色。欧、晏蕴藉,秦、黄生动,一唱三叹,总以不尽为佳。清真、乐章,以短调行长调,故滔滔莽莽处,如唐初四杰,作七古嫌其不能尽变。至姜、史、高、吴,而融篇炼句琢字之法,无一不备。今惟合肥兼擅其胜,正不如用修好入六朝丽字,似近而实远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调换韵
  小调换韵,长调多不换韵。间如小梅花、江南春诸调,凡换韵者,多非正体,不足取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3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40

社课榜眼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间词长篇不足
  阮亭常为予言,词至云间,幽兰|湘真诸集,言内意外,已无遗议。柴虎臣所谓华亭肠断,宋玉魂消,称诸妙合,谓欲诣。斯言论诗未允,论词神到。所微短者,长篇不足耳。北宋诸家,大率如是。正如嘉州、右丞,不能为工部之五七排体,自足名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1-8-1 15:40 , Processed in 0.057004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